今天是: 

 

東莞市鴻運包裝印刷有限公司 
柠檬视频在线观看

電  話:0769-88936668
傳  真:0769-88936333
郵  箱:joey.zeng@dghongxu.com
網  址:
地  址:東莞市石排鎮橫山村上寶潭工業區

 
 
新聞資訊
什麽樣的出版創新公司值得傳統出版商特別關注

    当前,我们正处在一个关键时期,不少新创企业试图颠覆传统出版业。我坐在办公室里就能见到不少类似的企业,因为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内容就是帮助这些新创企业与出版业建立联系。
  
  對新創企業來說,至少有三個領域是能夠與出版企業尋找到合作點。
  
  1,替代現有實體書店的電子書店;
  
  2,與讀者建立起社交聯系;
  
  3,圖書訂閱服務。
  
  早些時間我談到過圖書訂閱服務,當時有一位初出茅廬的創業者來我這兒。他們有很好的規劃和技術開發能力。但當我問到,他是否與文學代理商談過自己的想法時,他們的回答是“沒有”。
  
  自那以後,他們開始實踐,然後發現一些規模較大的文學代理商對這種訂閱模式持懷疑態度,尤其是暢銷書作家的代理商。他們甚至對這種想法充滿敵意,而那些高度依賴代理商的小型出版商也對此表示反對。
  
  當我們談到面向大衆的圖書訂閱模式,我們清楚,大概只有亞馬遜可以做到,現在可能還能算上企鵝?蘭登書屋,因爲它擁有超過一半的暢銷書。奧萊利曾經說過,訂閱可以在細分市場展開,我們也的確期待在這方面有更多的嘗試。但之所以沒有一個面向大衆閱讀的訂閱服務獲得成功,那是因爲對于圖書版權所有者來說,這是一個糟糕的商業模式。
  
  注意:這種想法無法實現和缺乏想象力沒有任何關系。
  
  “社會化閱讀”同樣吸引了企業家,以及投資者的關注。我想,這裏存在兩種誤區,一種是純粹的粒度問題。想要從大量無關的個體那裏獲取內容集合成完整的書,這種可能性很小。另外一點,分享筆記、注釋,乃至嘗試書內討論的方式,實際的價值也很低。
  
  實現這種分享式閱讀體驗對一個班級的學生或有組織的閱讀群體是有意義的。但如果針對廣大群體的閱讀分享,則存在較大困難。無論亞馬遜還是Kobo都已經提供了社交工具。如果這種工具很有用,他們肯定會在這上面下更多的功夫。但現實並非如此,問題就在于沒有多少銷售電子書的人認爲這種功能很重要。
  
  幾年前,當科皮亞剛剛成立時,我曾經咨詢過他們,這家公司主要制作專門嵌入到閱讀軟件中的社交工具。鑒于對社會化閱讀價值的懷疑(我們都熱衷于個人閱讀,我幾乎沒有分享個人閱讀體驗的興趣),我建議最好做細分市場,招募一些擁有共同興趣的用戶。我想,他們現在已經開始朝這個方向努力,但這個建議在當時確實是違反他們本意的。你如何通過專注于一個很小的群體而實現業務的發展呢?
  
  許多社會化閱讀企業的商業模式建立在文件自由傳播的基礎上,這使得它們要想將那些受DRM保護的文件納入到全新的生態系統就非常困難,幾乎不可能。
  
  科皮亞還是電子書店的競爭者。面對占據優勢地位的市場主導者,很難找到辦法擊敗它們。全球市場領先的是亞馬遜和蘋果公司,其次是谷歌和Kobo。以上四家企業,除了Kobo之外,其他幾家都具有雄厚的實力。在美國,巴諾書店將Nook打造成爲強大的競爭者,但它們能否在全球市場具備同樣的競爭力,還存在較大疑問,尤其在缺乏足夠資金實力的情況下。
  
  其他像科皮亞等企業,也在不斷努力。貝克?泰勒擁有Blio,主要面向插圖類電子書。但面臨兩個問題:一是無法實現原先預想的靈活的工具應用;二是插圖類電子書的銷售不是很好。另外,喬?瑞吉拉的佐拉圖書則試圖通過分散式管理和獨家內容等方式獲得吸引力。
  
  美國三家大型出版商推出了Bookish,它不僅是相比于書店更好的發現機制,同時還吸引很大的流量。
    接下来还有Inkling,它通过开发工具来制造复杂的电子书(主要专注于大学教材),并且借助“商店”的形式获取收益。
  
  不管是否是因爲我們的想象力有限,但我確實無法看到這些在零售、社會化或訂閱領域的嘗試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成熟的出版企業應該花多少時間、資金投入到新創企業上?
  
  這對于投資界來說非常有意思,他們一直對出版商在參與新創企業或顛覆性技術方面的不足感到失望。一位天使投資者告訴我們,如果和其他投資人說,我們將與出版商合作,那一定嚇跑很多人。
  
  但這是否意味著出版商擁抱新創企業是錯誤的呢?
  
  一位來自西班牙的數字出版咨詢人哈維爾?薩拉亞,最近開展了一項調查。調查結果表明,對新創企業的投資主要發生在教育領域,而非大衆市場。這是有意義的。畢竟,大衆出版物的消費群體有著完全不同的動機,而教育領域,圖書需要適應一個生態系統,一個平台。教育出版商意識到控制平台的可能性,如果他們擁有合適的工具。對培生集團、聖智、麥格勞希爾和麥克米蘭來說,這是明智的,投資賦予它們相應的平台優勢。
  
  我曾與哈維爾?塞拉亞有過交流,關于我對投資大衆出版領域新創企業的疑慮,塞拉亞提到了對Goodreads的投資,該投資所獲得的回報遠比幾家出版商創立的Bookish要大。
  
  這是真的。而且即便那些在Goodreads成立最初幾年沒有發現其價值的出版商,之後並沒有因此錯過與其合作的機會。當然,擁有該公司一部分股權並不一定就能確保能夠給出版商帶來任何優勢,而且Goodreads的未來究竟有多成功,目前看也還是未知數。
  
  如果我要爲出版商設計策略,我不建議在沒有確立細分市場的情況下采取任何社交媒體或訂閱方式。我只建議對新創電子書店采取小額的投資。但出版商確實需要開發完整的元數據(如果不願意針對每家電子書零售商進行元數據開發,也可以請英格拉姆幫助),從而使電子書的銷售更加簡便。但要說哪家新創的電子書店會獲得成功,現在恐怕還爲時尚早,對此開展討論無疑是浪費時間。
  
  我有一張出版商需要解決的技術列表,其中包括簡化元數據增強,提升創作流程。如果新創企業能夠努力解決上述問題,無疑是受到出版商歡迎的,但未必就能因此獲得投資。

 
上一篇:印刷過程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柠檬视频在线观看 电话:0769-88936668 传真:0769-88936333 地址:东莞市石排镇横山村上宝潭工业区 技术支持: